D伯爵

【海盗文(祥允)】海盗!海盗!(30.该死的骄傲)

维以不永伤:

# 十分抱歉迟了这么多天才更,放假回家反而惰性更强了… 一天到晚不知道在干嘛…
# 玮镔er章末上线~


30.该死的骄傲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陷入了一种极其微妙的冷战状态。看起来一切如常,依然住在一个房间,一起吃饭,跟大家嘻嘻哈哈的开玩笑,唯独没有视线上的交会。


  起初罗志祥很生气,还对过来跟他解释的魏巡和王梓宁发了脾气。


  “祥哥,广允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他之前梦到过这个小女孩,”魏巡说,“他梦见瑞文伤害了你,一直很担心,或许瑞文真的怀有不单纯的目的。”


  “不管怎么说,他都不应该单凭一个梦就去杀人!”罗志祥无法忘记瑞文沾满鲜血和泪水的脸,那样子太可怜了。


  “祥哥,你别忘了,我们是海盗,死在我们手上的人难道还少么?”王梓宁提醒道,他觉得罗志祥有点反应过度。


  “那也不应该滥杀无辜!”罗志祥潜意识里觉得王广允不应该成为这样的人,也许是因为他联想到了当年被自己留在岛上无辜死掉的女孩儿,这让他始终有挥之不去的愧疚感。


  “你又怎么知道瑞文是无辜的?你认识了王广允几天,又认识那个女孩几天?!”王梓宁的火冒了上来,撂下话气冲冲地走了。


  眼看说不动自家船长,魏巡留下一句“祥哥,你至少听听广允的解释”也离开了。


  魏巡和王梓宁走后,罗志祥冷静了一会儿也觉得其实他们说得对,自己应该先弄清楚来龙去脉的,怎么突然间自己的理智就完全丧失了呢?


  ………………


  只是那件事之后王广允不太对劲儿,他并没有试图再去向罗志祥解释,slt来问他事情的经过,他也讲得含糊不清,但总算是知道当时他是被瑞文给推下了船,再加上她后来还想要偷藏宝图,所以死的也并不冤。


  从slt那里得知真相,知道自己错怪了王广允,罗志祥却怎么也拉不下脸来主动去找对方,他这才发现自己被往常总是万分主动予取予求的王广允给惯坏了。


  王广允迟迟不来和好让罗志祥如同百爪挠心。他原本想着要是王广允亲自来好好解释一下,自己随便讲他几句就原谅他。但王广允始终没有要来说明真相的意思,后来更是发展成连看也不看自己。


  终于在船靠岸的那一天,罗志祥等到了主动来找自己的王广允。


  罗志祥看似面无表情,心里却喜滋滋地想,这个小子果然憋不住了,嗯,只要他态度诚恳,自己就立刻原谅他。然而让他始料未及的是,王广允丝毫没有打算辩解,直接说他会离开Stage。


  “祥哥,船靠岸我就离开。”说话的时候王广允眼中毫无波澜,这是他练习了很多遍的结果。


  “嗯(⊙_⊙)?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个?!”罗志祥吃了一惊,因为高兴才刚飘起来的心立刻跌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他急忙用双手紧紧捏住王广允的肩膀,心里浮起从未有过的危机感,声音也软了下来,“我知道我不该不问清楚就打你,但你跟我解释就好了嘛,为什么要走呢?”


  “祥哥,你喜欢我吗?”王广允没有正面回答罗志祥问题,望着对方的眼睛有种说不出的苍凉。


  “当然喜欢,”罗志祥脱口而出,双手把王广允束缚得更紧,“Stage的人我都喜欢啊,我也不会因为他们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就轻易赶他们下船,”他拉过王广允垂在身侧的手,满脸真挚,“所以你真的不需要走的。”罗志祥自以为很有说服力的解释成功的弄巧成拙了。


  我要的不是这种喜欢。王广允睫毛颤了颤,抿了抿嘴唇,喉结滚动,竭力压抑着从胃里翻滚而来的强烈呕吐感,“我还是想出去自己待几天。”


  “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别扭啊!”


  “我就是这么别扭!”王广允已经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要靠使劲掐着大腿才能勉强控制自己不吐出来,要赶紧离开这里,“我在Stage待够了,”他顿了一下,把已经涌到喉咙口的血生生咽了下去,说话时尽量显得有气势,“我受不了这里,不想再待了可以吗?!”这是他几个月来第一次真正地对罗志祥发脾气,自从相遇,就算是表达不满,王广允对罗志祥也总是软软糯糯的温语细言。


  “受不了?待够了?那你之前总黏着我做什么?”罗志祥差点控制不住自己大喊出来,他就这么不把这里、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对不起,那是我的失误。”王广允眸子暗了一瞬,垂眼望着地面,声音也低低的。


  “失误?你居然说是失误?”罗志祥感觉自己的心裂了一条缝,如同针刺般的疼痛顺着那道裂缝蔓延到了全身,所以一直以来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过了半晌,他才乏力地叹息着说,“你想走就走吧,”没有再多看王广允一眼。


  ………………


  王广允揪着胸口在厕所里吐得昏天黑地,在罗志祥面前的压抑让他的反应更加强烈,从喉咙口源源不断涌出的鲜血和栀子花让他几乎快要窒息。原本他只是吐出鲜花,对于正常生活没有太大影响,但从两天前起,混合着白色栀子花一起吐出来的多了大量的鲜血,而且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王广允时常担忧地想,这样下去迟早会被发现的,如果祥哥不是真心喜欢自己,被他知道了这件事只会让他困扰,还有可能害了他。所以一定要走,王广允考虑了很久终于还是做了这个决定。


  ………………


  听王广允说要离开Stage去岛上住的时候slt都傻了眼,毕竟就算靠了岸,大家还是习惯性地住在船上。


  “你别走啊,”杨梓鑫拉住王广允,撒着娇哼哼道,“祥哥不是不生你气了么。”


  “我有其他原因。”


  “嗯?什么原因?”


  “这个…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王广允不敢正视杨梓鑫的眼睛。


  “搞什么神秘啊,”杨梓鑫放开王广允,悻悻地坐在一旁。


  “广允,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魏巡关切地问,用手扶着王广允的肩膀,“你最近气色看起来有些差。”


  “哪有什么事,是你们想多了。”


  “算了,反正我们要在H岛待挺长时间,说不定到离开时候广允就想通了,就让他自己一个人待一段时间吧,”养鸡在杨梓鑫身边坐下,安慰着心情不佳的幺幺儿,“再说其实我们平时找他也挺方便的。”


  “你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告诉兄弟,不要有顾虑。”最后王梓宁特别爷们儿地搂过王广允说,“你要是想回来了,我们随时欢迎你。”


  ……壮哥十分感动但还是要离开的分割线……


  王广允在岛上随便找了个酒馆就住下了。


  原本以为见不到罗志祥自己会好受一些,没想到闲下来更会不受控制地想念有关罗志祥的一切,反而加重了自己的花吐症。为了转移注意力,王广允打算四处溜达溜达。


  刚从二楼下来,王广允就听到大堂里激烈的争吵声,走近了发现有个年轻男孩儿被几个面目可怖的水手给围了起来,好像是因为他嘲笑了这几个人的穿着打扮。


  王广允原本是没想管这个闲事的,直到这些人开始动手动脚,把男孩儿按在桌子上,一边揉他的屁股一边撕扯他的衣服。


  唉,这些海盗们都是精虫上脑么,怎么到哪里都能看见他们意图侵犯别人。王广允动动脖子,松了松筋骨,走到这些人身边,虽然吐了几天血让他有些头晕,但对付这几个人也不成问题,“让他跟你们道个歉就好了,干嘛非得上了人家?”他悠悠地开口。


  被人打断好事的不爽在见到来人时一扫而光,这些人看见又来了个细皮嫩肉的小子,愈加兴奋,其中一个色眯眯地咧开嘴笑着,露出了满口黄牙,“你是不是也想跟哥哥们玩玩?别急,一会儿就轮到你。”


  王广允眯起眼睛,抓了抓头发,笑容里带着几分危险的气息,“我是很想跟你们玩,但我的玩法有些不太一样,”他瞟了一眼伸向自己腰侧的一只粗糙黝黑的大手,在快要碰到自己的时候快速出手,把这个人的手腕外翻,连带着整个人都摔到地上,随后便听到了骨头断掉的声音。


  “为什么不等我说完,”王广允拍了拍手,显得很无辜,“我说的是这种玩,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


  一看自己的兄弟吃了亏,剩下的几人立刻按捺不住把矛头指向这个新来的小子。他们把拳头捏的嘎吱作响,其中两个抽出了挂在腰间的弯刀。


  被围在中间的王广允有些后悔自己出来连把小水手刀也没带,他谨慎地扫视不断向自己逼近的满是怒气的几个海盗,暗自祈祷自己不要挂彩,本来就失血严重,再流血的话估计不用这些人动手,自己就直接晕这儿了。


  虽然这几个人比想象中要强了一些,但打斗也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大概那些海盗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被一个小白脸给打得落荒而逃。


  望着几个海盗离去的背影,放松下来的王广允眼前阵阵发黑,猝然间天旋地转,他紧紧抓住桌子才不至于摔倒在地,果然还是有些勉强。


  “你没事吧?”一直缩在一边的男孩儿看出王广允的身体不适,过来扶了他一把。


  “没关系,”王广允摇晃着脑袋试图赶走眼前的黑暗,“就是有些贫血。”


  “谢谢你。”男孩儿真诚乖巧地道谢。


  “不用客气,”王广允眼前的景象终于恢复了正常,眩晕感也少了很多,他这才完全看清被自己救了的人的长相,柔软的搭在额前的长刘海,明亮动人的眼睛,尖下巴,整张脸都精致的不像话,“你长得这么好看,也难怪他们想对你动手动脚。”看到对方略显诧异的表情,王广允笑着解释,“别多想,我开玩笑的。”


  男孩儿点点头,对王广允露出崇拜的目光,“不过你好厉害啊,几下就把他们给打跑了。”


  “你没事惹他们干嘛?”王广允靠在身后的桌子上。


  “我也不知道他们这么凶啊,而且他们衣品差是事实。”男孩儿委屈地嘟起嘴,眉眼显露出些许稚气。


  “我叫陈玮镔,我好喜欢你,”名叫陈玮镔的男孩儿突然挽住王广允的胳膊,几乎挂在了对方身上,“你叫什么?”


  “王广允。”


  “嗯,广允,你住这里吗?我以后会经常来找你玩的。”陈玮镔贴在王广允身上,眼睛湿漉漉地仰头望着他,就像一只软萌可人的大型猫科动物。

目前写过的郅摩文合集

栀鸢年:

又做了一次TXT合集,其实原打算的合集是归途或流离结束后再发的,结果早上醒来发现魍魉的小破车被吞了,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强迫症犯了,所以合集就提前出现了


中篇(每篇七八万字)


【郅摩】十年http://pan.baidu.com/s/1dEYS0EH


【郅摩】轮回http://pan.baidu.com/s/1c2dEloc


短篇(每篇两万字左右)


【郅摩】故人叹http://pan.baidu.com/s/1miQgVTe


【郅摩】魍魉http://pan.baidu.com/s/1o8uoK10


【郅摩】浮生http://pan.baidu.com/s/1qXOwEO8


打不开的话找去评论里试试

慢食堂:

卡曼甜点:

马卡龙栗子塔

 

马卡龙,烘焙玩家的进阶课

 

相信每一个爱烘焙的人都会对它迷恋不止,欲罢不能

 

因为它的美貌,因为它的口感,也因为它的难以驯服

 

让人又爱又恨的马卡龙,也让我深陷不已

 

素有“千果之王”美誉的栗子

 

有健脾补肾、延年益寿的功效,含有丰富的不饱和脂肪酸和维生素、矿物质

 

这个季节一定要换着花样多吃点,饱口福的同时,也能给家人适当的滋补

 

马卡龙栗子塔(10CM的模具4个)

 


 

栗子馅:去壳去皮的栗子500g,细砂糖100g,无盐黄油50g,水适量。

 

栗子马卡龙:

 

TPT:超细杏仁粉90g,糖粉85g,可可粉5g,蛋清33g。

 

糖水:纯净水23g,细砂糖75g。

 

蛋白霜:蛋清33g,细砂糖15g,蛋白粉2g。

 

夹馅:淡奶油50g,无盐黄油80g,栗子馅100g。

 

栗子塔:

 

塔皮:无盐黄油90g,糖粉30g,蛋黄16g,低筋面粉160g,杏仁粉20g,盐2g

 

柠香杏仁奶油馅:黄油90g,细砂糖60g,鸡蛋90g,杏仁粉90g,盐2g,柠檬皮屑1个,熟栗子8颗

 

淡奶油层:鲜奶油160g,细砂糖12g。

 

栗子奶油:栗子馅200g,淡奶油60g,百利甜酒20g。

 

  

 

做法:

 

1、先做栗子馅:栗子去壳去皮煮熟加适量水用料理机打成细腻的糊状。

 

2、用不粘锅中小火炒,炒到水份减少粘稠时加白糖,黄油,炒到完全溶化吸收,栗子馅就做好了,放凉用密封盒装好备用。

 

3、超细杏仁粉,糖粉,可可粉混合均匀后,加入33g的蛋清,蛋清先用粉类盖住,先不用搅拌。

 

4、开始制作意式蛋白霜:将15g细砂糖和2g蛋白粉混合均匀,加入33g蛋清中电动打蛋器搅打至干性发泡。

 

5、小锅中加75g细砂糖和23g纯净水中火加热至120度。(做的当天下雨了,湿度有78,糖的温度跟空气温度有关,湿度越大温度越高)

 

6、煮好的糖水慢慢倒入到蛋白霜中,一边高速搅打一边倒,将糖浆呈细线状缓慢不间断地加入打发蛋白中,注意不要淋在打蛋头或盆壁上,要避开打蛋头的出风口,糖浆加完蛋白的温度很高此时要继续搅打,直到明显感觉至搅打的阻力,拿起打蛋头,打好的意式蛋白霜如图,是粘稠有光泽,非常厚重(如果蛋白温度降至40度则不要再打了,否则越打越稀)

 

7、准备混合TPT和意式蛋白霜,先将TPT用切拌的方法拌成看不到蛋液的块状。

 

8、分三次加入冷却的意式蛋白霜,前二次用力压拌的方法混合均匀。

 

9、后一次动作要轻柔,将面糊刮起使其自然飘落的方式混合,最终完成的面糊是能连续呈缎带状飘落。

 

10、将完成的面糊用圆形裱花嘴挤在垫油布的烤盘上,直径不超过3.5CM,要注意保持间距。

 

11、晾至手指轻触不粘手,表面变成亚光的状态时晾皮就结束了(可以室温晾皮,也可以用烤箱热风的功能晾,要注意多观察)。

 

12、烤箱设定160度,提前20分钟预热使其温度稳定,将晾好皮的马卡龙饼放入烤箱中下层全程14分钟。

 

13、烤好后取出烤盘,将油布拉出,等其完全冷却后再取下马卡龙饼,切开检查下组织。

 

没有空心,没有上色。

 

14、室温软化的黄油打至顺滑,加入淡奶油继续搅打均匀,再加入栗子馅打至细腻,冷藏至可裱花的状态。

 

15、马卡龙挤上做好的栗子馅组合完成,放密封盒中冰箱冷藏吸潮。

 

16、接下来开始做栗子塔:软化的黄油加糖粉打至发白的状态后,加入蛋黄。

 

17、搅打均匀至蛋黄完全吸收进黄油里时,筛入低筋面粉,杏仁粉和盐。 

 

18、用橡皮刮刀基本混合均匀,装入保鲜袋中用手捏成团,放入冰箱冷藏1小时。

 

19、冷藏面团的时间可以来做柠香杏仁奶油馅:软化的黄油加细砂糖搅打均匀,少量多次地加入打散的蛋液,每次加入都需保证搅打均匀完全吸收。

 

20、然后加入杏仁粉,盐和柠檬皮屑拌匀,柠香杏仁奶油馅就做好了。

 

21、冷藏好的面团分成四份(每份约78g),用保鲜袋装好,擀成圆面皮。

 

22、 面皮移入模具内,在模具内整形去除四周多余的面皮,内部用叉子多扎一些孔,然后再冷藏半小时。

 

23、冷藏好之后,放入预热好180度的烤箱中层,烤15分钟。

 

24、 塔皮烤好放凉后,加入柠香杏仁奶油馅,抹平,栗子对半切开放入奶油馅中,再放入180度的烤箱继续烘烤20分钟。

 

25、将淡奶油加细砂糖,打至凝固不流淌的状态,抹在已完全晾凉的塔上,中间厚四周薄。

 

26、将栗子馅,淡奶油,百利甜酒混合搅打均匀后,用花嘴在塔中间挤出细条状,四周再用淡奶油挤出圆球状装饰。

 

27、稍许筛一点可可粉,再放上马卡龙,树莓和巧克力装饰即可。

 


慢食堂:

L?FE:

玫瑰花茶撞果冰

春天的颜色,春天啊春天...

食材 131kal

  • 玫瑰花干 20g

  • 火龙果 半个

  • 芒果 小1个

功效

-玫瑰花茶调理血气、促进血液循环、滋阴美容;

-花茶降火气,理气解郁,镇静、安抚、抗抑郁

-玫瑰花药性温和,保护肝脏胃肠功能,长期饮用亦有助于促进新陈代谢

-含有丰富维生素的水果在增加茶饮营养的同时调节花茶的微苦味,更宜饮


注意

-把火龙果肉和芒果肉打成泥放入模具冰箱冷冻成块,需要提前准备

-这里用的是“血腥芒果”的Smoothie冻(见上一篇,喝不完的思慕就冻起来)


假如苍穹当初找错了人(昊欢)终

撒花撒花花

风信子:


   28
   穿着囚衣跪坐在囚车中的秦欢眉眼间仍然是那么寡淡。哪怕眼角天生透着几分淡红也冲淡不了其中的漠然,别说是如此这般境地,哪怕是天地毁灭都不能入他的眼。但是他表面有多冷然岳昊就知道他的内心有多柔软,连街边乞丐都忍不住去施以重金的人又能坏的到哪儿去。
   “其实你来这里根本没用。”人群中戴着斗笠的白店主看着他一副望穿秋水的样子没忍住道:“欢儿好不容易才把你摘出去,你可别一着不慎……”
   “我知道。”岳昊打断他,眼神却还是放在远处那人身上:“我只是想看看他。我会像他希望的那样,好好的,好好的……”说到最后却有些说不下去。
   白店主叹了口气,转过头不再看他。
   此处乃是元教收复的失地边界,围观的人群散过之后剩下的便只有清源的人马。掌门陆伯瀚立于部队正中,旁边站着严颇,而其子陆子豪和穆尚香分别守在囚车两边。可以说清源的大部分主力都出动了,看这样子是要彻底剿灭元教。
   当队伍行于树林之中,只听一声哨响,整个树林的叶子哗然作响,数千只鸟儿腾空跃起,黑压压一片在空中翻然而下直冲人群。整个部队顿时炸作一团,被林鸟的攻击击得四处逃窜。此时一白色身影飞入人群,脚踩林鸟几个借力轻盈的落于囚车之上。银剑出鞘,顿时便把那粗木的牢笼砍散了架去。这人伸手抓住“秦欢”的臂膀,使力就要把人往外带。谁想此时寒光一闪,跪倒在地的人于身下拔出一把匕首就往面门招呼而去。
   顿时,空中肆意的林鸟被一阵强大的御场掀翻在外。陆伯瀚大笑着往笼车看去:“哈哈哈,我早就料到会有人来劫狱,没想到吧?”
   可是等视线终于再无遮蔽之物,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剩下的话直接堵在了嗓子里。只见那把匕首从白衣人脸侧堪堪划过,可那柄银剑却已经贯穿了“秦欢”的身体。
   【白店主,那个欢弟是假的。】
   【你确定?】
   【他于我,绝对不会认错。】
   如此看来,从一开始什么对峙除魔都是个陷阱。白店主转过身,直直的看向陆伯瀚。而后者在看清他的面容后已经被震在了原地。
   “你,你,你难道是……”
   可还没等他说完,一边的陆子豪就已经叫嚷了起来:“竟然敢当着我们清源的面当众杀人,你好大的胆子!”说着就要拔剑刺去。
   陆伯瀚一看此景顿时大惊失色,叫道:“子豪,不要!!”
   只那一瞬间,巨大的内能顿时爆棚开,金黄色的御场以白衣的男人为中心瞬间包围了整个清源的人马。如同圈出了一个世界,而这个小世界中除了他自己其他人都被这强大的威压逼迫的跪到了地上。
   陆伯瀚强硬的撑出一片御场,咬着牙站起身艰难的冲着远处的男人道:“前辈……既然来此,斩、杀……邪魔,为何……还要对吾等……出手?”
   “我无意伤尔等性命,把混元剑交出来。”
   闻言,陆伯瀚浑身一震,回道:“混元剑……乃、邪魔之物,不知前辈拿来……有何用处?”
   “这你就不用管了。”
   “那,便恕晚辈……不能从命!”
   只见陆伯瀚拔出手中的剑,同时从怀中拿出一瓷瓶。瓶塞拿开后一股血腥味儿隐隐传来,而他直接把那瓶子中的东西倒在了剑上。顿时,黑紫色的浓雾从那剑上四散开来,
   见到此景白店主心下一惊,向后退了几步:“你疯了,你儿子和师弟可都在这里!!”终极形态的混元剑一出,仅一招便可尸横遍野。
   而此时的陆伯瀚已经疯魔,狂笑道:“只要有这混元剑,这整个武林都是我的,又要什么儿子和师弟?!原本我只是用它来铲除元教,现在看来,只能先拿你祭剑了!”
   “你们几个,能跑多远就跑多远!!”白店主冲着惊呆在原地的陆子豪等人吼了一声,便飞身跃于他们之前,用自身的御场造出一个气盾出来。
   一时间,黑紫色的剑气和金色的护盾强烈的碰撞在一起。维持护盾的白店主被这力道硬生生震出一口血来。说来也可笑,以前的他一直自觉天下无敌,无聊得连死都做不到。如今有爱人有徒弟不再孤独的想死了,反而要葬在这里了。
   “师父!!”
   “明明!!”
   看吧,死前连幻觉都有了。唉,等等,这好像不是幻觉。
   只见一红一黑两个人影冲了过来,一个伸手加强了护盾,一个飞身去夺剑。
   秦欢劈手抓过剑刃,面对面的与陆伯瀚僵持着。他周身衣物皮肤被充溢而出的剑气尽数划烂,血水从他的伤口逐渐滴落,又被弥漫在四周的黑雾吸去。甚至是手上被剑刃割出的血也顺着混元剑的剑身融入精铁。随着血液的流失,秦欢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可是周身带着凌厉煞气的黑紫色雾气却渐渐变了颜色。鲜艳如霞光一般的颜色冲淡了原本的暗色,连其中骇人的杀气也逐渐消散掉。
   见此情景,陆伯瀚大惊:“怎么会这样?!”
   可还没等他想出对策,手上的混元剑便发出一阵红光,一声高亢的剑鸣后他被震了出去。
   【欢儿,你记住,无论是练功还是练剑都是不能激进不能急于求成的。所以这被强行灌入内能的混元剑实际上不过是一个内能储存器而已。剑身里面的内能是你的,所以也只有你的血液能够激发出来。如果陆伯瀚真的用了混元剑,你只有一种方法能对抗他,就是以血淬剑。用你的侠骨属性改变混元剑的属性,让它认你为主。】
   陆伯瀚被这一下震出老远,落地时猛地咳出一口血来。此时四周林木具毁,清源人马也被强大的剑气冲得零落四周。尽管如此,他还是挣扎着起身,高喊道:“清源门人!和我一起击杀魔教余孽!”然而此时并没有人听他的命令。
   陆伯瀚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围对他充满惧意的弟子们,最终看向了陆子豪:“子豪?”
   陆子豪此时已经被混元剑半伤,若不是身前有人挡着早就丧命。他表情悲愤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咬牙道:“父亲,在统一江湖面前,哪怕是我的命都真的一点都不重要吗?”
   陆伯瀚还想再说什么,却被秦欢打断:“你大势已去,还不认输吗?”
   “不可能!我绝对不会失败!!”陆伯瀚嘶吼着:“你以为就凭你可以阻挡我吗?!”
   他的这副疯狂样子让秦欢想起了死前的秦朔。原来野心和权力真的会让一个人改变至此。别说是无数人命了,连亲生骨肉都可以轻易牺牲。
   “你还不明白吗?”秦欢眼中蒙上一层寒意:“既然我逃了出来,就代表着你清源已经陷落。你光顾着围剿元教,却不知道从一开始,这就是我们的调虎离山。”
   “你说什么?!”
   “我无意吞并清源,只是希望陆掌门经过这一次可以记住:我元教,不是谁都可欺的!”


   29
   “话说那天秦少主一人与清源一派上下短兵交接。彼时,清源掌门陆伯瀚已经被混元剑这魔剑腐蚀心智,彻底行尸走肉变为杀人狂魔。幸得秦少主以身抵之炼化魔剑,才保得清源一脉平安无事。否则这武林将不得安宁,前途甚忧啊!”
   茶馆里一说书人面目夸张的说着,讲的那是一个腥风血雨吐沫横飞。很快下面的听客就有人不满了。
   “哎,前一段时间你不还说这元教少主秦欢是杀人无数的邪魔歪道,应该除之而后快的吗?怎么一转眼他又成武林的功臣了?”
   “这位客官你这就有所不知了。之前说他邪魔歪道那完全是被其父秦朔栽赃的啊。你们是不知道,这秦欢和他父亲可不是一个性格。自从他继承了元教掌门之位,这魔教就不再做那杀人放火的勾当了。前不久那某某山的匪帮,可不就是人家剿灭的嘛。而且被清源抓了去还能不计前嫌前去相救,这是多大的肚量啊。连李西涯李大侠都和他交好,怎么可能是坏人呢。”
   一旁一桌的粉衣姑娘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喷笑出来,看了眼旁边面带赦然的青年,调侃道:“哎,李西涯,你的名气现在够大啊,竟然还要用你来洗白我哥。”
   “哎呀,这不是大师兄宣传过猛嘛。没、没那么厉害啦。”
   “哼,说的也是。江湖传闻害死人,说几句话就能轻易的颠倒黑白。当初凭什么说是你破的我们元教啊,没有我哥和混元剑,你哪里打得过我爹。”
   “双儿……”听到这里李西涯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道:“你,不怨我杀了你爹吗?”
   “我、我……”秦双也变得有些扭捏起来:“我要是怨你还会坐在这里吗?!”
   挑起的帷幕被放下,坐在二楼的秦欢轻轻翘起嘴角。经历了那么多事,妹妹还能够如此的活泼快乐他已经很满足了。坐在他对面的岳昊看见此景有些不满的叩了叩桌面,故意拔高声音道:“在下如今一小小掌门,能让威名远扬的秦教主亲自来找,真是惶恐啊。”
   知道自己被怼了的秦欢无奈的看他一眼,把带来的东西放上了桌:“这是你的东西,还你。”
   岳昊看着桌上的昆仑剑愣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的道:“你故意被抓到清源就是为了……”说到最后竟再也说不下去。
   秦欢看他这个样子也不再言语,静静地等了一会儿才听见对方道:“怎么,这次不让手下送过来了?”
   秦欢哑然失笑,知道岳昊在别扭什么只能道:“上一次让人送个神农玉都被掉包了,这次怎么可能再让别人来。而且……”他低着头停了一下才道:“我想看看你。”
   这句话一说两人之间的氛围顿时变得有些奇怪。沉默了好一会儿岳昊才磕磕巴巴的道:“你、你应该庆幸被、被掉包了,要不然,你就再也看不了我了。”
   “说的也是。”秦欢轻笑一声抬起头来,笑道:“那我还要感谢小黑了。”
   说到小黑岳昊心里就不禁有点纠结。秦欢身为元教少主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一点人脉,与此相反 ,他的威信还很高,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重新收复教众重建元教。而这些死心塌地的教众里小黑绝对首当其中。而他,也正是那个冒充秦欢的人。虽然是被秦欢指使的吧,可是一样的剑法武功,还有随身的令牌,以及瞒过所有人的私下联系,这俩主仆到底是好到了什么程度?
   “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岳昊正色道:“你什么时候恢复的记忆?”
   闻言,秦欢笑了起来,勾了勾手指道:“你靠过来一些,我告诉你。”


   “双儿,我们回家了。”
   “嗯。”秦双一蹦一跳的跟上了下楼的秦欢。身后跟上来的李西涯看了眼二楼,奇怪道:“唉,你就这么走了?”虽说秦欢是自己大舅子,但是和自己媳妇儿如此亲密还是让李西涯有些惶恐,恨不得立马把大舅子嫁出去。
   “你懂什么啊。”秦双白他一眼:“我哥哥和岳昊可是有约定的。”
   “约定,什么约定?!”
   “也不算约定。”这个时候秦欢笑着接口道:“应该是一个赌注。”
   看看谁能够先完成那个目标——不求扬名立万,但求无人敢欺。到那个时候,当我们都能放下身上的责任,当我们都能随心而为,我必将与你携手共度永不离弃。
   【你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
   【你第一次亲过来的时候。】
   
   
   30(小后续,其实只是强迫症想凑够整数)
   大家好,我叫吴其实很多人知道我的名字但是他们都不叫。自从元教的风波终于告捷武林暂时恢复正常,我徒弟身体渐好我媳妇终于肯离开西域那个破地方来到中原,我原以为从此我就可以过上左媳妇儿右徒弟的安稳快活人生赢家一般的生活时。万万没想到最后我还是和我媳妇儿两地分居了。
   就一句“来打个赌看我们谁能把徒弟教得更好”我媳妇儿就和我徒弟义无反顾的去了元教!!他们两个小辈玩情趣打这么个赌就算了你凑什么热闹啊?!还有秦欢你个小没良心的什么叫“我没认过你这个师父”?!当初冒充我徒弟的可是你好吗?!
   如今留在苍穹的我感觉人生整个都无爱了。万念俱灰充满怨念的看着正在练功岳昊,终于把他看得浑身不自在的转过头来。
   “吴师父,我知道你想念欢弟和白店主,可是往好处想想虽然暂时见不上可我也是你徒弟啊是不是?”
   “你谁啊,请不要冒充我徒弟好吗?哎呀真是奇了怪了总有人想冒充我徒弟。”
   “……”
   “还有要叫师娘知道吗,师娘!!”
   “好的,我知道了师父。”
   岳昊:果然觉得这个人不正经是正确的。
      (完) 


   不知道大家对我给欢欢开的这个挂满意否?果然有事业的男人还是最帅的。其实我蛮不喜欢让欢欢去苍穹的这种结局,光想一想都感觉近乎包养。哪怕是当个军师也会遭到猜忌,不喜欢这种依附关系。还是当元教教主霸气一些。(真抱歉啊我喜欢强强,甚至受强过攻这样的)


   正篇已经结束,现在征集番外。关于此文的每个时间段(正文之后的后续发展也可以)都可以提。因为这篇我走的是剧情流,所以哪个片段不清楚想让我细写的都可以提出来我写成番外。一个时间段至少提三次才算,最多的会写成番外,可以加梗。举个例子,像失忆后的苍穹日常或逃亡日常,两个人为事业奋斗偶尔私个会的日常,过节全剧人都出来打个哈哈的日常。如果没人想看就作罢。我今天要出去玩,晚上回来看结果,不出意外明天后天就能发出来。话说我这篇文怎么也算得上日更结束的了吧_(:зゝ∠)_


还有,大家元宵节快乐哦~

L?FE:

肉桂柠檬姜茶

 眼看着快春暖花开气温却在往回跑(T_T), 喝杯姜茶暖一暖

食材

  • 肉桂 2根
  • 生姜  3-4大片
  • 柠檬  半颗
  • 薄荷叶 一小簇
  • 水 600ml左右

做法

  1. 生姜去皮切片;
  2. 柠檬榨汁;
  3. 水中加入肉桂、生姜、薄荷叶煮开;
  4. 关火,捞去杂料,加入榨好的柠檬汁,完成


庭前孤生竹 (公孙钤角色歌)

太棒了!😭表白大大😘

一叶景行云向晚:

原曲   仙凡劫  



解一盘错峙残棋
松香煎茶染就素衣
长身袅烟里
酣畅笔墨得一句
[堪论惊才绝艳旷达胸襟]

待身居庙堂之地
光风霁月傲骨散聚
尽付光阴里
数年沉浮立就天地
道[上无愧于君下无愧于民]

枝上雪 云中月 只作惊鸿映相看
与东风把盏 作饮鹤之歌也悠然
封信笺 饮酒半 此身伶仃知遇必还
满心守得百姓安

谁只身 奉忠贞 为此山河雪送炭
人生也无端 却记一局手谈未完
叹尘寰 风霜满 乱像既出不敢独善
且以生死照肝胆

纵堪破天下之局
亦不屑做宵小之行
掩眉间愁意
雄师当前无将可寻
便以此寒躯报这山川故里

枝上雪 云中月 只作惊鸿映相看
与东风把盏 作饮鹤之歌也悠然
封信笺 饮酒半 此身伶仃知遇必还
满心守得百姓安

曾道黄泉远 为民奉尽一生也心甘
看瘦骨素棺 孤影萧索哭堂前

谁只身 奉忠贞 为此山河雪送炭
人生也无端 却记一局手谈未完
叹尘寰 风霜满 乱像既出不敢独善
且以生死照肝胆 


 


公孙的歌词写的很费神,花的心思比影前谋光多,不过是一遍过的,没有改。


我只想写出我心中的公孙副相:霁月清风、上无愧于天地、下无愧于君民


有人说他傻,说他以为所有人都像自己一样无私,最终命丧于此。可我不这么认为,我不相信那个在我心中完美无缺的公孙大人真的看不透,他只是不屑也不愿。


也有人说他对得起所有人却对不起自己,我也不这么认为,他心中有抱负,有经纬天地,有山河臣民,他做了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一直在努力实现自己的理想,匡扶天璇王室。


他深谙唇亡齿寒的道理,大厦将倾,风雨飘摇,天璇内有国主无心朝政,外有强敌虎视眈眈,他无处可退唯有挺身而出。舍得此身,周旋四国,不论结局,自当尽力。


我想,一切的遗憾大约就在于未能马革裹尸吧。


无论世事如何,但求问心无愧。——这是我心中的副相大人。


我想尽力将他描摹的完美,因此有了这篇看起来很正直的词。在个人角色词上我不想过多刷cp,不过还是为了私心加了一句“孤影萧索哭堂前”,而阿灼也十分给力的来了个镜头快切,以至于让这句话成了整首歌的高潮,感谢阿灼的画龙点睛之笔。


歌手梅粮新,我真的大爱!现在周围人都知道我是梅吹,他完美的诠释了这首歌,唱出了我心目中的公孙大人。【插个题外话,影前谋光的一个小demo不能放出来真是可惜了,那是梅粮新拿到歌词以后随意试唱的一小段,没有修音,简直惊艳!!!惊艳!!!惊艳!!!!我听一遍痴汉一遍!


总之,惯例感谢后期兼策划二叔~感谢花花做的海报~感谢歌手以及和声~感谢题字大大~感谢小分队全体成员的努力~


我在刺客圈的产出生涯接近尾声,只剩陵光角色歌以及和别的组合作的另一首钤光了。有点感慨。


这首词,水平所限仍不够完美,但我已经竭尽全力。


ps:如果有姑娘想要翻唱,请记住那句话是“看瘦骨素棺 ”,梅大大唱成了“骨瘦”orz。。。


再ppps:谁敢在我面前再提庭前注孤生我真的要打人了!!!暴风哭泣!


附5sing链接:http://5sing.kugou.com/fc/15637101.html


    b站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581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