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伯爵

【海盗文(祥允)】海盗!海盗!(30.该死的骄傲)

维以不永伤:

# 十分抱歉迟了这么多天才更,放假回家反而惰性更强了… 一天到晚不知道在干嘛…
# 玮镔er章末上线~


30.该死的骄傲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陷入了一种极其微妙的冷战状态。看起来一切如常,依然住在一个房间,一起吃饭,跟大家嘻嘻哈哈的开玩笑,唯独没有视线上的交会。


  起初罗志祥很生气,还对过来跟他解释的魏巡和王梓宁发了脾气。


  “祥哥,广允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他之前梦到过这个小女孩,”魏巡说,“他梦见瑞文伤害了你,一直很担心,或许瑞文真的怀有不单纯的目的。”


  “不管怎么说,他都不应该单凭一个梦就去杀人!”罗志祥无法忘记瑞文沾满鲜血和泪水的脸,那样子太可怜了。


  “祥哥,你别忘了,我们是海盗,死在我们手上的人难道还少么?”王梓宁提醒道,他觉得罗志祥有点反应过度。


  “那也不应该滥杀无辜!”罗志祥潜意识里觉得王广允不应该成为这样的人,也许是因为他联想到了当年被自己留在岛上无辜死掉的女孩儿,这让他始终有挥之不去的愧疚感。


  “你又怎么知道瑞文是无辜的?你认识了王广允几天,又认识那个女孩几天?!”王梓宁的火冒了上来,撂下话气冲冲地走了。


  眼看说不动自家船长,魏巡留下一句“祥哥,你至少听听广允的解释”也离开了。


  魏巡和王梓宁走后,罗志祥冷静了一会儿也觉得其实他们说得对,自己应该先弄清楚来龙去脉的,怎么突然间自己的理智就完全丧失了呢?


  ………………


  只是那件事之后王广允不太对劲儿,他并没有试图再去向罗志祥解释,slt来问他事情的经过,他也讲得含糊不清,但总算是知道当时他是被瑞文给推下了船,再加上她后来还想要偷藏宝图,所以死的也并不冤。


  从slt那里得知真相,知道自己错怪了王广允,罗志祥却怎么也拉不下脸来主动去找对方,他这才发现自己被往常总是万分主动予取予求的王广允给惯坏了。


  王广允迟迟不来和好让罗志祥如同百爪挠心。他原本想着要是王广允亲自来好好解释一下,自己随便讲他几句就原谅他。但王广允始终没有要来说明真相的意思,后来更是发展成连看也不看自己。


  终于在船靠岸的那一天,罗志祥等到了主动来找自己的王广允。


  罗志祥看似面无表情,心里却喜滋滋地想,这个小子果然憋不住了,嗯,只要他态度诚恳,自己就立刻原谅他。然而让他始料未及的是,王广允丝毫没有打算辩解,直接说他会离开Stage。


  “祥哥,船靠岸我就离开。”说话的时候王广允眼中毫无波澜,这是他练习了很多遍的结果。


  “嗯(⊙_⊙)?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个?!”罗志祥吃了一惊,因为高兴才刚飘起来的心立刻跌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他急忙用双手紧紧捏住王广允的肩膀,心里浮起从未有过的危机感,声音也软了下来,“我知道我不该不问清楚就打你,但你跟我解释就好了嘛,为什么要走呢?”


  “祥哥,你喜欢我吗?”王广允没有正面回答罗志祥问题,望着对方的眼睛有种说不出的苍凉。


  “当然喜欢,”罗志祥脱口而出,双手把王广允束缚得更紧,“Stage的人我都喜欢啊,我也不会因为他们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就轻易赶他们下船,”他拉过王广允垂在身侧的手,满脸真挚,“所以你真的不需要走的。”罗志祥自以为很有说服力的解释成功的弄巧成拙了。


  我要的不是这种喜欢。王广允睫毛颤了颤,抿了抿嘴唇,喉结滚动,竭力压抑着从胃里翻滚而来的强烈呕吐感,“我还是想出去自己待几天。”


  “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别扭啊!”


  “我就是这么别扭!”王广允已经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要靠使劲掐着大腿才能勉强控制自己不吐出来,要赶紧离开这里,“我在Stage待够了,”他顿了一下,把已经涌到喉咙口的血生生咽了下去,说话时尽量显得有气势,“我受不了这里,不想再待了可以吗?!”这是他几个月来第一次真正地对罗志祥发脾气,自从相遇,就算是表达不满,王广允对罗志祥也总是软软糯糯的温语细言。


  “受不了?待够了?那你之前总黏着我做什么?”罗志祥差点控制不住自己大喊出来,他就这么不把这里、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对不起,那是我的失误。”王广允眸子暗了一瞬,垂眼望着地面,声音也低低的。


  “失误?你居然说是失误?”罗志祥感觉自己的心裂了一条缝,如同针刺般的疼痛顺着那道裂缝蔓延到了全身,所以一直以来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过了半晌,他才乏力地叹息着说,“你想走就走吧,”没有再多看王广允一眼。


  ………………


  王广允揪着胸口在厕所里吐得昏天黑地,在罗志祥面前的压抑让他的反应更加强烈,从喉咙口源源不断涌出的鲜血和栀子花让他几乎快要窒息。原本他只是吐出鲜花,对于正常生活没有太大影响,但从两天前起,混合着白色栀子花一起吐出来的多了大量的鲜血,而且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王广允时常担忧地想,这样下去迟早会被发现的,如果祥哥不是真心喜欢自己,被他知道了这件事只会让他困扰,还有可能害了他。所以一定要走,王广允考虑了很久终于还是做了这个决定。


  ………………


  听王广允说要离开Stage去岛上住的时候slt都傻了眼,毕竟就算靠了岸,大家还是习惯性地住在船上。


  “你别走啊,”杨梓鑫拉住王广允,撒着娇哼哼道,“祥哥不是不生你气了么。”


  “我有其他原因。”


  “嗯?什么原因?”


  “这个…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王广允不敢正视杨梓鑫的眼睛。


  “搞什么神秘啊,”杨梓鑫放开王广允,悻悻地坐在一旁。


  “广允,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魏巡关切地问,用手扶着王广允的肩膀,“你最近气色看起来有些差。”


  “哪有什么事,是你们想多了。”


  “算了,反正我们要在H岛待挺长时间,说不定到离开时候广允就想通了,就让他自己一个人待一段时间吧,”养鸡在杨梓鑫身边坐下,安慰着心情不佳的幺幺儿,“再说其实我们平时找他也挺方便的。”


  “你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告诉兄弟,不要有顾虑。”最后王梓宁特别爷们儿地搂过王广允说,“你要是想回来了,我们随时欢迎你。”


  ……壮哥十分感动但还是要离开的分割线……


  王广允在岛上随便找了个酒馆就住下了。


  原本以为见不到罗志祥自己会好受一些,没想到闲下来更会不受控制地想念有关罗志祥的一切,反而加重了自己的花吐症。为了转移注意力,王广允打算四处溜达溜达。


  刚从二楼下来,王广允就听到大堂里激烈的争吵声,走近了发现有个年轻男孩儿被几个面目可怖的水手给围了起来,好像是因为他嘲笑了这几个人的穿着打扮。


  王广允原本是没想管这个闲事的,直到这些人开始动手动脚,把男孩儿按在桌子上,一边揉他的屁股一边撕扯他的衣服。


  唉,这些海盗们都是精虫上脑么,怎么到哪里都能看见他们意图侵犯别人。王广允动动脖子,松了松筋骨,走到这些人身边,虽然吐了几天血让他有些头晕,但对付这几个人也不成问题,“让他跟你们道个歉就好了,干嘛非得上了人家?”他悠悠地开口。


  被人打断好事的不爽在见到来人时一扫而光,这些人看见又来了个细皮嫩肉的小子,愈加兴奋,其中一个色眯眯地咧开嘴笑着,露出了满口黄牙,“你是不是也想跟哥哥们玩玩?别急,一会儿就轮到你。”


  王广允眯起眼睛,抓了抓头发,笑容里带着几分危险的气息,“我是很想跟你们玩,但我的玩法有些不太一样,”他瞟了一眼伸向自己腰侧的一只粗糙黝黑的大手,在快要碰到自己的时候快速出手,把这个人的手腕外翻,连带着整个人都摔到地上,随后便听到了骨头断掉的声音。


  “为什么不等我说完,”王广允拍了拍手,显得很无辜,“我说的是这种玩,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


  一看自己的兄弟吃了亏,剩下的几人立刻按捺不住把矛头指向这个新来的小子。他们把拳头捏的嘎吱作响,其中两个抽出了挂在腰间的弯刀。


  被围在中间的王广允有些后悔自己出来连把小水手刀也没带,他谨慎地扫视不断向自己逼近的满是怒气的几个海盗,暗自祈祷自己不要挂彩,本来就失血严重,再流血的话估计不用这些人动手,自己就直接晕这儿了。


  虽然这几个人比想象中要强了一些,但打斗也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大概那些海盗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被一个小白脸给打得落荒而逃。


  望着几个海盗离去的背影,放松下来的王广允眼前阵阵发黑,猝然间天旋地转,他紧紧抓住桌子才不至于摔倒在地,果然还是有些勉强。


  “你没事吧?”一直缩在一边的男孩儿看出王广允的身体不适,过来扶了他一把。


  “没关系,”王广允摇晃着脑袋试图赶走眼前的黑暗,“就是有些贫血。”


  “谢谢你。”男孩儿真诚乖巧地道谢。


  “不用客气,”王广允眼前的景象终于恢复了正常,眩晕感也少了很多,他这才完全看清被自己救了的人的长相,柔软的搭在额前的长刘海,明亮动人的眼睛,尖下巴,整张脸都精致的不像话,“你长得这么好看,也难怪他们想对你动手动脚。”看到对方略显诧异的表情,王广允笑着解释,“别多想,我开玩笑的。”


  男孩儿点点头,对王广允露出崇拜的目光,“不过你好厉害啊,几下就把他们给打跑了。”


  “你没事惹他们干嘛?”王广允靠在身后的桌子上。


  “我也不知道他们这么凶啊,而且他们衣品差是事实。”男孩儿委屈地嘟起嘴,眉眼显露出些许稚气。


  “我叫陈玮镔,我好喜欢你,”名叫陈玮镔的男孩儿突然挽住王广允的胳膊,几乎挂在了对方身上,“你叫什么?”


  “王广允。”


  “嗯,广允,你住这里吗?我以后会经常来找你玩的。”陈玮镔贴在王广允身上,眼睛湿漉漉地仰头望着他,就像一只软萌可人的大型猫科动物。

评论

热度(25)

  1. D伯爵醉惹阑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