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伯爵

假如苍穹当初找错了人(昊欢)终

撒花撒花花

风信子:


   28
   穿着囚衣跪坐在囚车中的秦欢眉眼间仍然是那么寡淡。哪怕眼角天生透着几分淡红也冲淡不了其中的漠然,别说是如此这般境地,哪怕是天地毁灭都不能入他的眼。但是他表面有多冷然岳昊就知道他的内心有多柔软,连街边乞丐都忍不住去施以重金的人又能坏的到哪儿去。
   “其实你来这里根本没用。”人群中戴着斗笠的白店主看着他一副望穿秋水的样子没忍住道:“欢儿好不容易才把你摘出去,你可别一着不慎……”
   “我知道。”岳昊打断他,眼神却还是放在远处那人身上:“我只是想看看他。我会像他希望的那样,好好的,好好的……”说到最后却有些说不下去。
   白店主叹了口气,转过头不再看他。
   此处乃是元教收复的失地边界,围观的人群散过之后剩下的便只有清源的人马。掌门陆伯瀚立于部队正中,旁边站着严颇,而其子陆子豪和穆尚香分别守在囚车两边。可以说清源的大部分主力都出动了,看这样子是要彻底剿灭元教。
   当队伍行于树林之中,只听一声哨响,整个树林的叶子哗然作响,数千只鸟儿腾空跃起,黑压压一片在空中翻然而下直冲人群。整个部队顿时炸作一团,被林鸟的攻击击得四处逃窜。此时一白色身影飞入人群,脚踩林鸟几个借力轻盈的落于囚车之上。银剑出鞘,顿时便把那粗木的牢笼砍散了架去。这人伸手抓住“秦欢”的臂膀,使力就要把人往外带。谁想此时寒光一闪,跪倒在地的人于身下拔出一把匕首就往面门招呼而去。
   顿时,空中肆意的林鸟被一阵强大的御场掀翻在外。陆伯瀚大笑着往笼车看去:“哈哈哈,我早就料到会有人来劫狱,没想到吧?”
   可是等视线终于再无遮蔽之物,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剩下的话直接堵在了嗓子里。只见那把匕首从白衣人脸侧堪堪划过,可那柄银剑却已经贯穿了“秦欢”的身体。
   【白店主,那个欢弟是假的。】
   【你确定?】
   【他于我,绝对不会认错。】
   如此看来,从一开始什么对峙除魔都是个陷阱。白店主转过身,直直的看向陆伯瀚。而后者在看清他的面容后已经被震在了原地。
   “你,你,你难道是……”
   可还没等他说完,一边的陆子豪就已经叫嚷了起来:“竟然敢当着我们清源的面当众杀人,你好大的胆子!”说着就要拔剑刺去。
   陆伯瀚一看此景顿时大惊失色,叫道:“子豪,不要!!”
   只那一瞬间,巨大的内能顿时爆棚开,金黄色的御场以白衣的男人为中心瞬间包围了整个清源的人马。如同圈出了一个世界,而这个小世界中除了他自己其他人都被这强大的威压逼迫的跪到了地上。
   陆伯瀚强硬的撑出一片御场,咬着牙站起身艰难的冲着远处的男人道:“前辈……既然来此,斩、杀……邪魔,为何……还要对吾等……出手?”
   “我无意伤尔等性命,把混元剑交出来。”
   闻言,陆伯瀚浑身一震,回道:“混元剑……乃、邪魔之物,不知前辈拿来……有何用处?”
   “这你就不用管了。”
   “那,便恕晚辈……不能从命!”
   只见陆伯瀚拔出手中的剑,同时从怀中拿出一瓷瓶。瓶塞拿开后一股血腥味儿隐隐传来,而他直接把那瓶子中的东西倒在了剑上。顿时,黑紫色的浓雾从那剑上四散开来,
   见到此景白店主心下一惊,向后退了几步:“你疯了,你儿子和师弟可都在这里!!”终极形态的混元剑一出,仅一招便可尸横遍野。
   而此时的陆伯瀚已经疯魔,狂笑道:“只要有这混元剑,这整个武林都是我的,又要什么儿子和师弟?!原本我只是用它来铲除元教,现在看来,只能先拿你祭剑了!”
   “你们几个,能跑多远就跑多远!!”白店主冲着惊呆在原地的陆子豪等人吼了一声,便飞身跃于他们之前,用自身的御场造出一个气盾出来。
   一时间,黑紫色的剑气和金色的护盾强烈的碰撞在一起。维持护盾的白店主被这力道硬生生震出一口血来。说来也可笑,以前的他一直自觉天下无敌,无聊得连死都做不到。如今有爱人有徒弟不再孤独的想死了,反而要葬在这里了。
   “师父!!”
   “明明!!”
   看吧,死前连幻觉都有了。唉,等等,这好像不是幻觉。
   只见一红一黑两个人影冲了过来,一个伸手加强了护盾,一个飞身去夺剑。
   秦欢劈手抓过剑刃,面对面的与陆伯瀚僵持着。他周身衣物皮肤被充溢而出的剑气尽数划烂,血水从他的伤口逐渐滴落,又被弥漫在四周的黑雾吸去。甚至是手上被剑刃割出的血也顺着混元剑的剑身融入精铁。随着血液的流失,秦欢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可是周身带着凌厉煞气的黑紫色雾气却渐渐变了颜色。鲜艳如霞光一般的颜色冲淡了原本的暗色,连其中骇人的杀气也逐渐消散掉。
   见此情景,陆伯瀚大惊:“怎么会这样?!”
   可还没等他想出对策,手上的混元剑便发出一阵红光,一声高亢的剑鸣后他被震了出去。
   【欢儿,你记住,无论是练功还是练剑都是不能激进不能急于求成的。所以这被强行灌入内能的混元剑实际上不过是一个内能储存器而已。剑身里面的内能是你的,所以也只有你的血液能够激发出来。如果陆伯瀚真的用了混元剑,你只有一种方法能对抗他,就是以血淬剑。用你的侠骨属性改变混元剑的属性,让它认你为主。】
   陆伯瀚被这一下震出老远,落地时猛地咳出一口血来。此时四周林木具毁,清源人马也被强大的剑气冲得零落四周。尽管如此,他还是挣扎着起身,高喊道:“清源门人!和我一起击杀魔教余孽!”然而此时并没有人听他的命令。
   陆伯瀚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围对他充满惧意的弟子们,最终看向了陆子豪:“子豪?”
   陆子豪此时已经被混元剑半伤,若不是身前有人挡着早就丧命。他表情悲愤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咬牙道:“父亲,在统一江湖面前,哪怕是我的命都真的一点都不重要吗?”
   陆伯瀚还想再说什么,却被秦欢打断:“你大势已去,还不认输吗?”
   “不可能!我绝对不会失败!!”陆伯瀚嘶吼着:“你以为就凭你可以阻挡我吗?!”
   他的这副疯狂样子让秦欢想起了死前的秦朔。原来野心和权力真的会让一个人改变至此。别说是无数人命了,连亲生骨肉都可以轻易牺牲。
   “你还不明白吗?”秦欢眼中蒙上一层寒意:“既然我逃了出来,就代表着你清源已经陷落。你光顾着围剿元教,却不知道从一开始,这就是我们的调虎离山。”
   “你说什么?!”
   “我无意吞并清源,只是希望陆掌门经过这一次可以记住:我元教,不是谁都可欺的!”


   29
   “话说那天秦少主一人与清源一派上下短兵交接。彼时,清源掌门陆伯瀚已经被混元剑这魔剑腐蚀心智,彻底行尸走肉变为杀人狂魔。幸得秦少主以身抵之炼化魔剑,才保得清源一脉平安无事。否则这武林将不得安宁,前途甚忧啊!”
   茶馆里一说书人面目夸张的说着,讲的那是一个腥风血雨吐沫横飞。很快下面的听客就有人不满了。
   “哎,前一段时间你不还说这元教少主秦欢是杀人无数的邪魔歪道,应该除之而后快的吗?怎么一转眼他又成武林的功臣了?”
   “这位客官你这就有所不知了。之前说他邪魔歪道那完全是被其父秦朔栽赃的啊。你们是不知道,这秦欢和他父亲可不是一个性格。自从他继承了元教掌门之位,这魔教就不再做那杀人放火的勾当了。前不久那某某山的匪帮,可不就是人家剿灭的嘛。而且被清源抓了去还能不计前嫌前去相救,这是多大的肚量啊。连李西涯李大侠都和他交好,怎么可能是坏人呢。”
   一旁一桌的粉衣姑娘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喷笑出来,看了眼旁边面带赦然的青年,调侃道:“哎,李西涯,你的名气现在够大啊,竟然还要用你来洗白我哥。”
   “哎呀,这不是大师兄宣传过猛嘛。没、没那么厉害啦。”
   “哼,说的也是。江湖传闻害死人,说几句话就能轻易的颠倒黑白。当初凭什么说是你破的我们元教啊,没有我哥和混元剑,你哪里打得过我爹。”
   “双儿……”听到这里李西涯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道:“你,不怨我杀了你爹吗?”
   “我、我……”秦双也变得有些扭捏起来:“我要是怨你还会坐在这里吗?!”
   挑起的帷幕被放下,坐在二楼的秦欢轻轻翘起嘴角。经历了那么多事,妹妹还能够如此的活泼快乐他已经很满足了。坐在他对面的岳昊看见此景有些不满的叩了叩桌面,故意拔高声音道:“在下如今一小小掌门,能让威名远扬的秦教主亲自来找,真是惶恐啊。”
   知道自己被怼了的秦欢无奈的看他一眼,把带来的东西放上了桌:“这是你的东西,还你。”
   岳昊看着桌上的昆仑剑愣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的道:“你故意被抓到清源就是为了……”说到最后竟再也说不下去。
   秦欢看他这个样子也不再言语,静静地等了一会儿才听见对方道:“怎么,这次不让手下送过来了?”
   秦欢哑然失笑,知道岳昊在别扭什么只能道:“上一次让人送个神农玉都被掉包了,这次怎么可能再让别人来。而且……”他低着头停了一下才道:“我想看看你。”
   这句话一说两人之间的氛围顿时变得有些奇怪。沉默了好一会儿岳昊才磕磕巴巴的道:“你、你应该庆幸被、被掉包了,要不然,你就再也看不了我了。”
   “说的也是。”秦欢轻笑一声抬起头来,笑道:“那我还要感谢小黑了。”
   说到小黑岳昊心里就不禁有点纠结。秦欢身为元教少主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一点人脉,与此相反 ,他的威信还很高,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重新收复教众重建元教。而这些死心塌地的教众里小黑绝对首当其中。而他,也正是那个冒充秦欢的人。虽然是被秦欢指使的吧,可是一样的剑法武功,还有随身的令牌,以及瞒过所有人的私下联系,这俩主仆到底是好到了什么程度?
   “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岳昊正色道:“你什么时候恢复的记忆?”
   闻言,秦欢笑了起来,勾了勾手指道:“你靠过来一些,我告诉你。”


   “双儿,我们回家了。”
   “嗯。”秦双一蹦一跳的跟上了下楼的秦欢。身后跟上来的李西涯看了眼二楼,奇怪道:“唉,你就这么走了?”虽说秦欢是自己大舅子,但是和自己媳妇儿如此亲密还是让李西涯有些惶恐,恨不得立马把大舅子嫁出去。
   “你懂什么啊。”秦双白他一眼:“我哥哥和岳昊可是有约定的。”
   “约定,什么约定?!”
   “也不算约定。”这个时候秦欢笑着接口道:“应该是一个赌注。”
   看看谁能够先完成那个目标——不求扬名立万,但求无人敢欺。到那个时候,当我们都能放下身上的责任,当我们都能随心而为,我必将与你携手共度永不离弃。
   【你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
   【你第一次亲过来的时候。】
   
   
   30(小后续,其实只是强迫症想凑够整数)
   大家好,我叫吴其实很多人知道我的名字但是他们都不叫。自从元教的风波终于告捷武林暂时恢复正常,我徒弟身体渐好我媳妇终于肯离开西域那个破地方来到中原,我原以为从此我就可以过上左媳妇儿右徒弟的安稳快活人生赢家一般的生活时。万万没想到最后我还是和我媳妇儿两地分居了。
   就一句“来打个赌看我们谁能把徒弟教得更好”我媳妇儿就和我徒弟义无反顾的去了元教!!他们两个小辈玩情趣打这么个赌就算了你凑什么热闹啊?!还有秦欢你个小没良心的什么叫“我没认过你这个师父”?!当初冒充我徒弟的可是你好吗?!
   如今留在苍穹的我感觉人生整个都无爱了。万念俱灰充满怨念的看着正在练功岳昊,终于把他看得浑身不自在的转过头来。
   “吴师父,我知道你想念欢弟和白店主,可是往好处想想虽然暂时见不上可我也是你徒弟啊是不是?”
   “你谁啊,请不要冒充我徒弟好吗?哎呀真是奇了怪了总有人想冒充我徒弟。”
   “……”
   “还有要叫师娘知道吗,师娘!!”
   “好的,我知道了师父。”
   岳昊:果然觉得这个人不正经是正确的。
      (完) 


   不知道大家对我给欢欢开的这个挂满意否?果然有事业的男人还是最帅的。其实我蛮不喜欢让欢欢去苍穹的这种结局,光想一想都感觉近乎包养。哪怕是当个军师也会遭到猜忌,不喜欢这种依附关系。还是当元教教主霸气一些。(真抱歉啊我喜欢强强,甚至受强过攻这样的)


   正篇已经结束,现在征集番外。关于此文的每个时间段(正文之后的后续发展也可以)都可以提。因为这篇我走的是剧情流,所以哪个片段不清楚想让我细写的都可以提出来我写成番外。一个时间段至少提三次才算,最多的会写成番外,可以加梗。举个例子,像失忆后的苍穹日常或逃亡日常,两个人为事业奋斗偶尔私个会的日常,过节全剧人都出来打个哈哈的日常。如果没人想看就作罢。我今天要出去玩,晚上回来看结果,不出意外明天后天就能发出来。话说我这篇文怎么也算得上日更结束的了吧_(:зゝ∠)_


还有,大家元宵节快乐哦~

评论

热度(69)

  1. 猫七少风信子 转载了此文字